十年感悟(政治学与行政学00级 朱振华)
发布时间:2014-11-12

  十年感悟

朱振华 政治学与行政学2000级校友

作者简历:朱振华,我校政治学与行政学2000级校友,2004年毕业入伍后一直坚守在西藏阿里地区,扎根基层,为国奉献。历任排长、副指导员、指导员、参谋、教导员等职务,在指导员期间,带领的三个中队均获得过“三等功中队”、“先进中队”和“标兵中队”等荣誉,个人每年均荣获优秀共产党员、优秀干部。

 

承蒙母校校友办谬赞,让我在毕业十年之际给校友刊物写上一篇文章,然而十年以来,我实在是经事不够、水平不高,唯有一些真实的想法,在这里坦诚交代


人总是要有点信念的,没有信念的人犹如没有航向的孤舟,只会在茫茫大海上兜着圈子,最后被汹涌的波涛吞噬。在艰苦的环境下,人更是需要强大的信念支撑才能让自己正确、从容地面对各种困难。

我服役的武警交通第四支队,自2002年受国务院、中央军委命令上勤阿里,已经在藏北高原这片生命禁区奋战了十二年,这期间发生过太多感人的、悲壮的故事,每一个故事都让我心潮澎湃、情难自禁。但是这中间有三个故事让我感受最为深刻,而且这三个故事也是让我能够坚守高原的最大原因。今天在这里,我与大家共同分享这三个故事。

第一个故事,这是我当排长时在多玛听解放军的一位同志给我讲的。

故事发生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左右,在内地一个美丽的小山村,一位小伙子和一位姑娘相爱了,但是小伙子家境贫寒,为了能给姑娘一个美好的未来,他决定参军来改变自己的命运轨迹。到了当年征兵的时候,小伙子如愿应征了,临走之前,他在村后的山上种下了一棵树,在树下小伙子对姑娘许下誓言:等我在部队提干了,就回来娶你。随后,小伙子就穿上军装越走越远,来到了西藏阿里这个天边边。

在部队里,小伙子始终牢记自己的誓言,拼命地学习训练,终于如愿以偿提干成了一名排长,而这个时候距离他离开家乡已经将近四年了。正当他准备打报告请假探亲时,部队又有重大任务,作为骨干的他必须留队负责自己的工作,万般无奈之下,小伙子只好又写了一封道歉信给姑娘。收到信的姑娘手里拿着一摞子类似的信件,心里却有些不安了:一个接一个相同的理由,他该不会是变心了吧?不行,我得亲眼看到他才行!想到这里,姑娘立刻收拾了行李和家人道别就踏上了去部队的旅程。为了给小伙子一个惊喜,她并没有提前通知。一路上,姑娘不知道吃了多少苦,终于辗转到了日喀则,可是当时已经是临近冬天,日喀则根本没有开往阿里的班车,由于大雪封山,事实上就根本没有任何车辆会选择在这里时间前往阿里。姑娘着急了,这才赶紧找了个电话通知小伙子,小伙子一听是又高兴又心疼,赶紧把事情报告给了上级并说明了目前的困难。经过焦急地等待,皇天不负有心人,终于从拉萨方向传来一个好消息,一辆运送紧急物资的车将于近日出发前往阿里,途径日喀则的时候可以捎上姑娘。

小伙子和姑娘终于安心了,幸福而又焦急地等待着相会的日子。终于,预计到达的日子来临了,小伙子一大早就穿上了崭新的军装,戴上了他所有的军功章来到营区门口等着迎接,他的兵们也都同样一脸幸福和期待整齐地站在他的身后。时间几乎是一秒一秒地数过去的,远处,物资车终于出现在大家的视线中,并越走越近,小伙子迫不及待地迎上去,他太高兴了,以至于都没能看见从驾驶室下来的老兵一脸死灰,好一会儿也没有看到姑娘下车,小伙子疑惑地看着老兵,老兵无力地指了指车厢,车厢里,姑娘一身白衣静静地躺在那里,仿佛一朵圣洁的雪莲。她死了,死在追求爱情的道路上,甚至都没能死在挚爱的人怀里。身后,老兵不停地解释:“快到阿里的时候,姑娘高原反应就严重了,带的氧气都用完了还是没能好转,我劝她坐便车回日喀则,她死活不肯,我劝过她的,真的劝过。”说着说着,老兵哭了。营区门口的哨兵依旧笔挺地矗立着,只是那直刺苍穹的雪亮的刺刀也抹上了一丝伤感。

姑娘最终安葬在家乡,就在小伙子种下的那棵树旁边,如今,那棵树枝叶婆娑、亭亭如盖。而小伙子在处理完姑娘的后事之后,依然毅然决然地回到了阿里,回到了他征战的地方。

给我讲这个故事的是解放军的一位副团长,当时他一脸肃穆,我知道那不是他,但是阿里的每个军人似乎都有那位小伙子的影子。

第二个故事,这是我当副指导员时在霍尔听边防部队的一位同志讲的。

故事发生在新千年的世纪之交。在神山圣湖边上有一个霍尔乡,在离边境几公里的地方有一个温泉沟边防派出所,每年十月之后进入冬季,这个派出所就只剩下一个干部带着几个兵留守,直到第二年五月战友们过来轮换。在长达大半年的日子里,白天兵看兵,晚上数星星。

有一年冬天,带领战士们留守的是一位副中队长,连他在内总共七个人。前五个月日子很平静地过去了,可是到了最后一个月,细心的战士们发现副中队长有些不一样了,每天查看日历的次数越来越多,总是还没等到第二天到来就迫不及待地撕下当天的一页,仿佛这样能让时间过的快一点。总是埋着头拿着纸笔写写画画,一察觉到有人就立刻收起纸笔,然后支支吾吾地岔开话题转移大家视线。诸如此类,还有很多的事情,副中队长仿佛有什么紧要的事情在瞒着大家。经过战士们的集体推断,一致判定:副中队长恋爱了。

借着一次会餐的机会,大家强烈要求副中队长给讲讲他的爱情故事,故事很浪漫传奇,典型的英雄救美,就在前一年副中队长探亲休假的时候,他去看望姑妈,副中队长的姑妈是一位大学教授,研究生导师。副中队长赶了一班晚上的火车,急匆匆地朝姑妈所在的学校赶去,途径一条昏暗的小巷子时却意外地发现有两个小痞子缠着一个姑娘,他义愤填膺,立即上前赶跑了那两个流氓,事后一问原来那姑娘正是姑妈所在大学的研究生。第二天下午,姑妈让副中队长来家里吃饭,更重要的是给他介绍一个朋友认识。副中队长穿戴整齐后来到姑妈家,真是无巧不成书,昨天他帮过的那位姑娘正坐在客厅里。就这样,一来二去,两个人就这么坠入了爱河。等到今年留守结束再休探亲假的时候,他们就决定要面见彼此的父母了。

好不容易等到留守结束,指导员带着轮换的官兵来到温泉沟派出所,时隔半年见到其他战友的感觉格外的令人动容,就在大家相互拥抱着畅谈的时候,指导员却递给了副中队长一封信,信没封口,看起来更像是留言。指导员告诉他是一位姑娘去年留守一个月后留给他的,因为道路不通没有办法及时送到。副中队长疑惑地接过来拆开一看,熟悉的字迹,是她写的!他立刻读了下去,信不长:

亲爱的,当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应该是春暖花开了吧,高原的春天一定是极其美丽的,很遗憾我却不能和你一起欣赏那些最美丽的格桑花。还记得去年我们认识的情景吗?你的眼睛仿佛天上最明亮的星星,让我一下子找到了自己真爱的方向。为了给你一个惊喜,放寒假的时候我没有告诉你就一个人到你所在的部队找你,一过日喀则才发觉你给我讲的高原远远不是我见到的高原,你所讲的高原那么的神秘迷人,而我见到的却是如此的可怕,那是多么难熬的一段路啊!一路上的缺氧恶寒让许多人都永远留在了路上,我害怕了,不是怕死,而是无法承受你在高原年复一年的与各种艰难抗衡的时候,我却在家里日复一日地担心,这种煎熬,短时间内或许可以忍受,但是你是那么的爱高原,你肯定会选择长期的与它相守。亲爱的,你是这个时代最可爱的人,可是残酷的现实和艰难的道路让我不敢继续爱你。我找到了你所在部队机关,给你留下这封信,专门拜托他们在来年春暖花开的时候交给你,希望那时候高远的美景能冲淡你的伤感。再见,请忘记我这个在爱情面前懦弱的人。

副中队长看完之后,久久没有言语,时至今日,他依旧单身一人,或许,他早已把自己全部的爱都转移给了高原。

第三个故事,发生在2012年夏季,当时我任指导员。

有一天,中队副队长找到我,想请两个小时的假去车站接自己的未婚妻,我同意了,并邀请接回来后中队为他们接风。当天晚上在中队食堂,大家都见到了副队长的未婚妻,一副休闲的打扮,仿佛不是来到高原,而是晚饭后一次闲暇的散步。随后,大家闲谈的时候,她问我:“指导员,之前总是听说高原的路如何如何难走,为什么我这次上来一点感觉都没有?除了路途长了点,其它的也没什么啊。”听了她的话,我心里百感交集却无言以对,是啊,这一年,通往阿里的道路已经全部黑色化了,以往从拉萨到阿里最少三天的行程已经缩短到一天之内,平坦宽阔的柏油路取代了当年坎坷崎岖的土路,行车顺畅舒适而且全年通行,冬季封山道路不通的情景已经彻底的成为了历史。而这一切,是怎么变化的?这一切,是谁在付出的?这一切,又是谁在守护的?那一刻,对于我来讲,副队长未婚妻看似玩笑的一句话却成为最高的褒奖!

如果真要用一句话来总结的话,我想刻在天山公路纪念碑的一副对联是最合适的:碧血洒满天山,捐躯为谁?为国威军威振奋;十年夫妻分居,幸福何在?在千家万户团圆。

入伍十年,我参与过数十次抢险救灾,这里举两个例子:2008年春节前夕,G219线马攸木拉段突降大雪,造成道路被封,二十余名地方群众被困。接到消息后,中队迅速组织一台推土机,两台装载机前往救援。经过一天的紧张救援,将被困群众全部转移至马攸木拉临时养护点,安顿好群众后,留下两名战士负责后勤保障,我又带领一台装载机连夜推雪抢通。终于在凌晨四点左右将道路推通,返回临时养护点时我其实是满心欢喜的,但是由于持续在低温环境中呆的太久,我的脸冻僵了,据当时值班的战友说,看着我黑着脸不说话的走进来,以为我心情很糟糕,都不敢和我说话,场面一度陷入尴尬,我努力想说些什么,但是脸上的肌肉完全不听指挥,使劲的拍了拍,木木的,没什么感觉。把我自己也吓坏了,坐在炉子边上烤了半个多小时,才恢复正常。等到我宣布道路抢通的消息后,整个房子一片欢腾。这样的日子持续到过年后,大年初一,我们几个人一人一桶方便面就算是过年了。

2012年夏季,G219线部分路段连日大雨,导致沙子达坂发生泥石流,共有三十余辆车近百名群众被困,得知消息后,我带领的二中队全体官兵连夜出动赶至沙子达坂,鏖战一夜一天,到第二天晚上九点左右,终于将被困车辆群众全部救出。还没等大家喘口气,又接到通知,那不如达坂也发生泥石流,造成道路损毁,群众被困。中队立刻组织官兵机车稍作调整便奔赴现场,我带领先遣车先期出发勘探现场,到达现场后,发现泥石流已经将道路彻底堵塞,一百多米的路面淤泥一米多厚。对面的车辆打着双闪,进退两难。看到对面来车后,一名地方司机高喊:我们这里有个人高原反应,快不行了。听到这句话,我拿着手电,带领一名叫张晓琦的列兵立刻趟入齐腰深粘稠的泥浆中,使劲朝前挣扎。那名病人当时已经意识模糊了,不马上进行抢救恐怕有生命危险。我背上他就往回返,再次趟过泥石流。一百多米的路我和张晓琦换着背了三次才走到头。到了这头之后,我立刻安排车辆送病人往医院走,经过紧张的抢救,那名病人终于脱离了危险,医生当时对我们说,晚来二十多分钟恐怕就不行了。

其实,就我们阿里的军人来讲,无论是抢险救灾还是日常的坚守,都不是最煎熬的,最难熬的是我们对亲情对爱情的渴望总是一次次的落空,在面对得失的选择上,我们自信是交出了一份合格的答卷的。

今年年初,部队组织体检的时候,我们部队在高原工作五年以上的同志不同程度的都患有心脏二尖瓣关闭不严,有血液回流现象,几乎所有人都有关节炎和心肺增大的症状,这些都是不可逆的,当然我也不例外,检查结果出来后的第二天,我被任命新的岗位,当时写了几句诗:

夜寒如水月如钩,几度圆缺几度秋。投笔从戎成戍客,未曾辜负少年头。

忆昔初入无人区,苦寒缺氧不能居。数载风霜勤打磨,而今从容笑大漠。

独怕归家见双亲,怜我面如紫石棱。临行抹粉复涂脂,相顾羞涩如少女。

光阴如电天伦少,转眼又回昆仑哨。回首戎马倥偬旅,今日从头重作序。

且将孝心化忠心,为传千秋照汗青。昔有古人从军行,风流还须数当今。